情感倾诉:我把侍候老爹的重任强加给三姐三姐夫

2017-05-16 17:51

     2013年,在三姐家房门前照的全家福。老爹左边是三姐夫,老爹右边第二个是三姐,后排右一穿黑色裙子的是我   今天,我借《新文化报》的扪心栏目,向我的三姐、三姐夫表达我的谢意。   我要衷心地感谢他们,替我们其他姊妹兄弟照顾年迈的老爹。正是他们13年如一日无怨无悔的付出,老爹才会93岁了依然能够生活自理。我曾经以为老人能自己走路、自己吃饭,他们只是帮着我们带一下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;后来我公公生病,生活不能完全自理,需要我照顾时,我才深刻地体会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照顾老人,是多么不容易。   同时,我也要真诚向三姐、三姐夫道个歉。对不起!是老妹有私心、不懂事,把侍候老爹的重任强加给了你们。虽然我没有当你们的面说过这样的话,但在我心中已说过无数次了。   一   先说说我可爱的老爹吧。他出生于1923年6月,那时是民国时期,然而他有幸读到了高小毕业,所以他老人家认识的字正经不少呢!直到现在,他依然能看书,眼睛不闲着。他爱看历史人物传记,也爱看各种杂志;电视节目最爱看的是《新闻联播》。不久前我去看他,给他拿了一本杂志。我指着封面上的李克强总理,问他:这是谁啊?我以为他不认识,没想到他马上说:李克强总理啊!我说:李克强总理要是知道您这么大岁数的农村老头还认识他,得有多开心啊!他听了,自豪地哈哈笑。   提起过去,他总有说不完的话。他跟我讲他给地主扛过活,给八路军带过路,见过国民党的大部队,经历了长春解放、土地革命、文化大革命等大事件,也见证了国家的日益昌盛。但他一向胆小怕事,老实本分,从不爱出风头,所以他没有成为英雄,也没有受过任何打击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他当了几年生产队会计,还是人家逼着他当的,因为当时能识字的人不多。当会计他从未出过差错,曾为一分钱对不上账查了一宿的发票。   老爹一共养育了我们姊妹兄弟8人,我有六个姐姐,一个哥哥。哥哥排行老五,我是老八全家最小的一个。听哥哥、姐姐们讲,他们小时候是吃不饱饭的,老爹一个人挣工分,那么多张嘴吃饭,生活别提多困难了。所以,只有大姐因为村里免学费而读到中学毕业(后来当了教师),中间二姐、三姐、四姐、五姐都因交不起学费,也为了挣工分养家,没读几天书就不念了。后来家里条件好了一些,我和哥哥上了大学,六姐也读了中专。这样,家里8个孩子中,只有大姐、哥哥、六姐和我有正式工作,其他四个姐姐都没有工作,其中三姐一直在农村老家公主岭市刘房子镇石头庙子村务农。   三姐夫的老家是伊通满族自治县的,属于山区。那时三姐夫当兵,三姐不习惯山区的生活,也为了照顾我们多病的妈妈,就搬到了我们的老家居住。三姐细心地照顾妈妈,但因妈妈身体太弱,也因那时没有先进的医疗技术,妈妈没等到我们孝敬她老人家的时候,就去了另一个世界,终年59岁。当时老爹60岁、六姐18岁、我13岁。我感到我家的天塌了下来。   妈妈刚去世不久,就有人给老爹介绍老伴了。当时老爹的回答让我至今感动不已。他说:我不找老伴了,我还有两个上学的孩子呢!如果找个老伴,我还得养她。老爹为了供我和六姐上学,放弃了找老伴的机会。至今,他已单身度过了33年过去的日日夜夜,还有即将到来的许多日子。   二   大约在1988年,哥哥在刘房子镇里盖了新房,把老爹接到了他家。从此,老爹开始和儿子一家一起生活。但他在农村的地依然在种,所以会时不时地去三姐家住上一阵子。那时,四姐和哥哥家是邻居,她与哥哥一起承担了照顾老爹的责任。   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。因为老爹年纪大了,不能种地了,就想包出去种,而大姐和三姐都需要钱,都想包地来挣点钱,给自己的孩子们用。经过权衡,老爹决定把地包给三姐一家种。此事也让大姐夫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满意老爹的做法,觉得老爹偏向三姐,何况他们给的钱还可以多一些。关于这件事,老爹曾和我说:哪个不都是我的闺女呀!我怎么能不为她们着想?你大姐有工资,生活条件还不错,你三姐有三个男孩子,更需要钱后来,大姐和大姐夫都理解了老爹。   在哥哥家,老爹从不闲着。记得我有一次回家,居然看到老爹在室外淘厕所!我很不高兴,也很难过,认为他老人家不应去干这种活,哥哥也不应让他去干这种活。但他老人家一脸的无所谓,是他自己愿意做的。   大约在1996年,哥哥的工作调到公主岭,并在市里买了楼房,老爹顺其自然地就和哥哥去市里住了。但哥哥家是六楼,又没有电梯,老爹上下楼不方便,于是老爹就基本上冬天在哥哥家,夏天去三姐家,偶尔也去其他姐姐们的家里串个门。老爹就是不来我家,因为我和公婆住在一起,他怕给我公婆添麻烦。   老爹有个特点,脾气急,比如老爹到点儿就要吃饭,有时嫂子有事出去回来晚一点了,他就生气。哥哥是个特别孝顺的人,为了让老爹及时吃到饭,嫂子忙不开时,哥哥就在上班前把老爹的早饭准备好,中午再骑二十多分钟自行车从单位回来给老爹做午饭,然后再匆匆上班   我曾听嫂子偶尔抱怨照顾老人不容易,挺累人。当时我很不理解,觉得他们照顾老爹是理所应当的,因为哥哥是家中唯一的男孩,也是老爹的命根子。我还清楚地记得,那年哥哥上高中,学校离家远,没有自行车。实在拿不出钱买自行车,老爹就把家里养的一头小猪卖了。我那时小,小猪就像我的小玩具一样,我总去挖野菜喂它,卖了它我哭了好几天。我也曾不止一次地想过,等我买了自己的房子,就把老爹接来一起住。可那时只凭我和爱人的微薄工资,买房子真是可望而不可即呀!   这样,老爹又在哥哥家住了几年。后来老爹80岁了,上下楼更不方便了,他就提出要去敬老院。   我第一个站出来反对。我对老爹说:您坚决不能去敬老院!因为我怕他万一去了之后在那里去世了,将是我终身的憾事。但他闹着要去,我无法说服。为了缓解他的执念,我特地把他接到了长春我的家。   我家隔壁有个敬老院,我就和老爹商量,如果他想去敬老院,可以先去那里体验一下,觉得能接受,我也不拦着他了。老爹说什么也不同意去,坚称要去敬老院也得去哥哥家附近的敬老院。我明白他是恋着哥哥的。   于是,我去隔壁的敬老院考察了一下。看着外面环境还可以,就顺着小路进到了院里。一个工作人员接待了我,向我介绍院里的情况。看着那狭窄的小单人床,以及楼里不充足的阳光,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这时,一个老大爷的声音传来:给我点水喝工作人员回答:你等一会儿!我待了十几分钟,一直没人管那个要水喝的老大爷。我赶紧离开了,不知道我走后那个老大爷是否及时喝到了水。所以,我坚决否定了老爹去敬老院的想法。   三   可老爹去哪里生活更合适呢?我想到了三姐。她家在老家,又是平房,老爹如果能接受去那里该有多好呀!于是,我和老爹进行了探讨。我说:老爹,您是真心想去敬老院吗?那里可没有您想得那么好,也许工作人员不会对您好的老爹沉思了一会儿,说:老姑娘,我就是不想给你们添麻烦了!都说养儿为防老,可是你哥哥家的楼太高了,我在那儿像蹲监狱那我三姐家您想去不?老爹听我这么一说,眼睛一亮:想去倒是想去,但你三姐、三姐夫也都岁数不小了,能要我吗?   我明白了,80岁的老爹不是不想去三姐家,而是怕给三姐添麻烦。于是,我和哥姐们开了个会,研究老爹的去向问题。哥姐们都认为老爹去敬老院的想法可行;去哥哥家附近的敬老院,大家轮流去看他,也方便。   因为我和老爹的沟通在先,所以我更理解老爹,就坚决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:不能让老爹去敬老院。我提议:老爹不愿意在哥哥家待,就去三姐家吧,那样老爹会习惯的。那里是老爹的故土,还有他熟悉的老邻居,这样他能多活几年。否则,今天把老爹送去了敬老院,他要是在那里出点啥事,这个遗憾我们用什么弥补呢?   哥姐们听我说得有道理,都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把目光投给了三姐。三姐为难地对我说:我岁数也大了,也怕照顾不好老爹。还有,那也得你三姐夫同意啊!我毫不犹豫地拿起电话给三姐夫打了过去:三姐夫,我想和你商量点事。如果老爹愿意去你家养老,你能接受吗?如果你能接受,我们大家可就决定了。三姐夫犹豫了一下,说:看老人不容易的份儿上,如果你们都同意,都相信我们能照顾好老人,我没意见。那我替大家谢谢你了,三姐夫!   四   老爹去三姐家的头几年,生活得如鱼得水。三姐家四间屋,老爹自己住一间,有一个独立的小天地。三姐、三姐夫每天都把炕烧得热乎乎的,一天三顿饭也是毫不怠慢。平时,老爹喜欢到院子里的鸡窝捡鸡蛋,晚上睡觉前关上大门。而且,在这个家里,他也算个当家人。比如,秋天小鸡就不咋下蛋了,那年秋天一共就攒了20个鸡蛋。一天三姐下地干活回来,一进屋老爹就说:这回你们别吃鸡蛋了。三姐说:为什么啊?老爹说:让我送人了。刚才小军(我哥哥)来,都给他拿走了。三姐就逗他:我家的鸡蛋您凭啥都给您儿子拿走啊?老爹说:不行也得行,反正都拿走了,你也没招了。再比如,平时我们回家看他老人家,他每次都要求三姐准备好几个菜招待我们,菜做少了他就不愿意。有一次我去看老爹,只让三姐做了我最爱吃的菜包饭。老爹上饭桌一看,脸当时就撂下来了,我走后还把三姐好一顿数落。   随着年龄的增加,老爹行动不如从前了。他不敢一个人在家,怕磕着碰着,天天看着三姐,三姐出去一会儿他就不高兴。这还好说,最让三姐为难的是,他一不舒服了,就告诉三姐:快,给小军打电话,我不行了。三姐就得给我哥哥打电话,让他过来。这样的事发生次数多了,老爹再让三姐给哥哥打电话,而且正赶上哥哥特别忙的时候,就没有马上过来。于是,老爹不干了,就跟三姐作。   后来,三姐家的大外甥离婚,留下了一个9岁的女孩和一个5岁的男孩,都推给了三姐抚养。孩子小,不懂事,让三姐特别操心。   从此,三姐过上了上有老、下有小的艰难生活,而且有时老的作、小的闹,把三姐折磨得苦不堪言。   我们也都尽量想办法减轻三姐的负担。我是这样做的,只要三姐有事,无论什么事,只要告诉我,我马上从长春回老家送去我的安慰。其他的姐姐们也都在不同方面尽力帮助三姐,比如三姐地里的活干不过来,她们宁可自己家的活不干也帮三姐干;还想办法说服老爹去她们家里串门,让三姐轻松一下。可是老爹总觉得自己岁数大,怕给别人添麻烦,轻易不去串门。   有一次,我强迫老爹来我家串门。可他只待了两周,就急得不行了,非要回去,还一再问我:是不是你三姐不让我回去了?弄得我哭笑不得。   身心疲惫的三姐也不止一次提出:老妹啊,咋整啊?我要照顾不过来老爹了,大家研究一下怎么办吧!我一再和三姐说:老爹还能活多久?你就好人做到底,坚持一下吧,成全我们大家。三姐呢,也知道老爹谁家也不愿意去,他也不习惯的,只好默默地接受了这个现实。   有一天,我回去看老爹。一进屋,他就和我说:老姑娘,你快和你哥说,还是把我送敬老院去吧!我笑着问他:我三姐打您了?他说:没有。我三姐骂您了?他说:也没有。那她怎么惹着您老人家了呢?他一本正经地说:你三姐横我了!我哈哈大笑,对他说:我去问问三姐,她为什么横您呢?原来,是他耳朵听不清,什么事还要问清楚,三姐急着要出去,就向他大声说话了。   不久,我又回去看老爹。呼吸着农村的新鲜空气,看着菜园里茁壮成长的绿色蔬菜,我对老爹说:您当初没去敬老院,在您三姑娘家对了吧?老爹开心地说:对了,如果我去那里,可能早就没了。这儿空气好,想吃啥都有,多亏了你三姐和三姐夫啊!你三姐夫一点都没横过我,比你三姐都强!   其实,三姐、三姐夫对老爹照顾得太好了。13年了,给老爹剃头,都是三姐夫的事。三姐忙不过来时,他就给老爹烧炕,平时也是端茶倒水尽心侍候,从来没有一句怨言。三姐则尽到了一个女儿应尽的职责。平时一日三餐、洗洗涮涮照应周全,老爹偶尔有病起不来炕,她更是端屎端尿,把老人服侍得干干净净。   我默默奉献的三姐、三姐夫,他们用实际行动帮助我们尽了孝心,让老爹感到老有所养、老有所乐、老有所依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他们!   说实话,老爹刚开始去三姐家生活时,有时听三姐抱怨太累我也不是十分理解,自从公公和我们在一起生活,后来不能完全自理了,我才真正理解了三姐、三姐夫的艰难,也理解了那时哥嫂的不容易。和老人一起生活,不只是给老人带一口饭那么简单,最难的是如何照料好他。老人有老人的脾气,我们有我们的习惯,需要我们付出的不只是金钱、体力,还需要更多的细心、耐心。   五   去年3月份的时候,老爹病得很重,三姐把我们都叫回去了。大家在三姐家把老爹后事所需的东西都准备好了。老爹一再强调:谁有钱不给儿子啊!可是我没有钱啊!我吃着谁向着谁,我的地就给我三姑娘了!老爹没有任何财产,只有那一亩三分地。我知道他是在向大家表明,尤其是向哥哥表明,他的地给三姐了,因为老爹的户口与哥哥在一起。哥哥马上向他保证,姐姐们也向他保证,没有人会要他的地,他才放心。其间,他还反复叨咕:我要是有4000块钱多好,五八四千,一人给你们留500块钱。可我没有啊,没有啊!   奇迹发生了,在老爹昏迷了两天两夜之后,醒过来了!大家转悲为喜之余,老爹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:我不想给你们添麻烦了,希望早日走,给大家解放。所以,我要安乐死。我笑着安慰他:您这个小老头,还很现代呢!还知道什么是安乐死呢!可我心中不禁很酸楚,眼泪也流下来。我在感叹父爱无边的同时,也在想:三姐毕竟也是快70岁的人了,又有孙子孙女需要她抚养,还有很重的糖尿病,我是家中最年轻的,我照顾老爹更合适。而且,如今我有了自己的房、自己的车,经济条件也好多了,我真想把老爹带在身边以减轻三姐的负担。   可是,老爹离不开故土啊!他也认为我还要照顾公公,不能再给我添麻烦了,坚持要在三姐家终老,谁家也不去了。今年春节后,老爹身体有些不舒服,我和爱人开车回去,要带他来长春看病。他吓坏了,说啥也不上车。他反复说:我就在这儿待着,哪儿也不去,这儿最好了!我知道他是怕三姐不让他回去了,就说:我就是拉您去医院检查一下,然后咱们还回三姐这儿来,哪儿也不去。他才放心地跟我们走。   为了安慰老爹,弥补他的遗憾,他去年过生日的时候,我把大家给他的钱存了一个4000块的存折,让他自己拿着。之后,我一去他就说:老姑娘,你猜我把存折搁哪儿了?小偷进来都找不着。说着,他神秘地从床底下掏出一个装着存折的小药盒来   今年端午节,我和爱人开车回去看老爹,发现三姐的病更重了,血糖居高不下。看着满头白发的三姐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我在想,如果不是我当初坚持让老爹去三姐家,可能三姐的身体不会这样差。照顾老人,一天两天甚至十天八天可能没有什么,谁都能接受,可是常年累月、十多年如一日地照顾就不容易了。为了替我们侍候年迈的老爹,三姐、三姐夫承受了多少压力和烦恼啊!   三姐、三姐夫都已年近古稀,他们本应是享受孩子照顾的年龄,却上边照顾93岁的老爹,下边照顾两个年幼的孙子、孙女,实在是太累了。而我,家里最年轻的小妹,却无力帮她减轻负担,只能在经济上多付出些来减轻我内心的歉意。   但我深深知道,有些事情是钱所不能解决的。照顾老人是我们每个子女共同的责任和义务,但我们都无法做到像三姐、三姐夫那样充分赢得老人的信任和依赖。三姐、三姐夫虽然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,但他们日久天长的坚持却让老爹感到幸福,感到安稳。而我,为了不让自己有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,把照顾老爹的重任,强加在了三姐、三姐夫身上,这与三姐、三姐夫比起来,实在是自愧弗如啊!   三姐、三姐夫,你们辛苦了!你们的孝心、你们的付出,我们其他姊妹兄弟都记在心中。我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,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。你们的晚辈们,也会以你们为榜样,尽心尽力地孝敬你们。   舒菲   扪心征文   征文要求:1.3000字以上。2.以忏悔为主题,写自己的亲身经历。内容真实,语言朴素,反思到位(不必担心文笔不足,编辑会根据您的口述为您整理文字,来稿请务必留下电话,以便与您联系)。3.欢迎广大读者来稿;请自留底稿,稿件不退还;一经采用,即付稿酬;发表时可用化名。   电子稿请寄:liuli211a@sina.com   手写稿请寄: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副刊部扪心(130022)   电话:0431-85374617   QQ:1420980776